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城市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,我们可能会习惯于沉浸在他积极的一面之中,享受着科技福利,居住在高楼大厦中。但与此同时我们要知道,一些负面的东西,例如犯罪率,艾滋病犯病率也在相伴而生。它们都在加速发展。
  • 人要实现诗意栖居,首要条件人应该是诗,或有诗性。校友聚会,无目的无利益,无忧无虑,把每个人的身上的诗性激活了,这种激活和爆发是校友的特权,在当今时代里,它也成了奢侈品了。时刻怀念过去是种脆弱和衰老!但激活已逝的青春,积聚力量为创造更辉辉的未来,就是一首壮丽的诗。你们有幸见到我无齿样相,现在有齿了,和你们一起青春再出发。
  • 在大学期间,第一次觉得自己长大了是办第一代身份证,当时我们是集体户口,户主是钱涛同学。我不喜欢热闹,当时同学们参加的很多活动我都没有参加,比如跳交谊舞、演话剧,但是倒是和李路、章宏、张为民等狠踢了一段时间的足球,虽然我的水平很臭。我们读书的时候,苏大有很多优秀的老师,讲语音词汇的徐菊秀老师,讲鲁迅小说的范伯群老师,讲“散文是喷出来的”的范培松老师,讲曹禺戏剧的朱栋霖老师,讲古代汉语的蔡镜浩老师,讲唐宋文学的吴启明老师,讲古希腊罗马文学的何孔鲁老师,讲文学理论的应启后老师,还有讲舞台艺术的徐斯年老师,欧美文学的宣树铮老师……同学们最喜欢的是讲魏晋南北朝文学的王钟陵老师。王老师绝对有魏晋风度,不但讲学问,还针砭时弊抨击同僚,永远激情澎湃神采飞扬。看我当年的课堂笔记,就分这两部分记录的呢。在那个从愚忠教育中走出来的我看来,用时下流行的说法,王老师真正颠覆了我的三观。
  • 对!去南通!我不死心,我不认命!我还要作最后一搏!找单科长去!
  • 中国传统家居展。(图片来源:美国《世界日报》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供图)